365bet体育在线

365bet体育在线_bt365体育在线投注,欢迎您 网站地图

【独家专访】周琦亲述NBA漂泊菜鸟赛季 这一年为什么很值得?

文章来源: 综合体育 http://www.178mb.com 2018-05-31 17:47:00

(腾讯体育专访周琦)嘴唇微张,双眼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
周琦自己可能也不曾想到,特地买来打英雄联盟的机械键盘,如今会被他用来码字写《周·记》。
我们也不曾想到,面对媒体一向讷言的他,会敞开心扉用最直接的方式把自己的生活分享出来。
“我想用更轻松、更直接的方式,把自己的生活分享给大家。”
这一年,他从新疆到得克萨斯,再从休斯敦到麦卡伦;
这一年,他从CBA全运会双冠王变成了NBA新秀,他从“大魔王”变成了菜鸟“Joe Chee”;

他曾告诉我,这一年对他对他来说就是磨砺。这篇文章,用来记录他磨砺的一点一滴……
发展联盟是全新经历,早习惯离家打球
俯瞰麦卡伦
麦卡伦机场坐落在麦卡伦的市中心 ,美其名曰国际机场,但一圈转下来仅仅只有五个登机口,集中在一个拇指大小的航站楼。
从机场出来开车往北,十分钟就能到毒蛇的驻地。说是驻地,其实只是住地——毒蛇的训练馆在更北边的爱丁堡,得克萨斯的爱丁堡。而比赛场馆Statefarm球馆则在完全相反的方向——往南25公里,Statefarm球馆孤零零地蹲坐在格兰德河边伊达尔戈的平原上,除了视线尽头简陋的速八快捷酒店,再没有其他建筑与之为伴。
再要往南,就到了鼎鼎大名的格兰德河,河水从科罗拉多州的圣胡安山脉发源,淌过新墨西哥州,成了得克萨斯和墨西哥天然的屏障。河的这边,是一个路边满是棕榈树,人们安居乐业的平静小城;而河对岸,是被称为“毒枭战争区”、“墨西哥最黑暗的城市”的 雷诺萨。格兰德河在汇入墨西哥湾前愈发蜿蜒,蜷出一块冲击平原,得名里奥格兰德山谷。
毒蛇队为球员准备的公寓
周琦和毒蛇队友们住在这里一个号称奢华公寓的小区里,“边陲小镇”的“奢华”甚至比不过一般城市里的普通,更不用跟NBA球员自己的豪宅相提并论。
“还行吧,住在公寓里头,”周琦甩了甩自己的刘海,似乎并不在意这个自己口中“临时住所”的条件怎样,“我们两个人一个房(套)间,肯定是没有休斯敦好。”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区跟美国普通公寓一样,迷你泳池和健身房算是标配。但对于专业的篮球运动员来说,普通设施自然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
“训练馆是有力量房的,我们通常会在那练完才会回来。”
周琦的房间,在进门的右手边。二十多平方左右的卧室,看着很大,却又极小。
很大,因为卧室里孤零零只剩一张床,和两大桶放在墙边的矿泉水,别无他物。
极小,二十多个平方也就普通书房大小,周琦2米17的身高,超过2米4的臂长,往床上一躺,几乎就是头顶东墙脚踏西墙,让房间显得更加狭窄。
“这房间之前是Troy(Williams)睡的,他走了,我就搬过来了,床都没换。”
周琦带领腾讯体育参观
特洛伊-威廉姆斯身高也就两米左右,睡的床目测是普通的King Size,长度两米出头,周琦往床上一躺,要不只能斜着睡对角线,要不只能把两条大长腿挂在墙上。
发展联盟的训练强度相比NBA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NBA需要考虑球员的比赛状态,而发展联盟的目的主要是提高,大半天训练下来,球员们自然都筋疲力尽。
“在这边训练完之后,你们一般都会怎么打发时间?”
“最主要的还是休息,恢复身体,因为每天训练和比赛的强度都很大。”
“没时间出去玩么?我要过来找你玩,你会带我去哪些地方?”
“带你去哪些地方?”周琦一下乐了,咧开嘴笑了出来,“我带你去场馆溜达一圈呗?”
“对我来说,每天就是训练,吃饭,公寓三点一线。没太多时间出去玩。”
当地球迷与周琦合影
“而且这边大家也不开车,训练、比赛我们都统一跟着球队大巴。平时最多就是去旁边瞎逛逛,找地方吃饭。而且这边很多人都说西班牙语……”
“总得打打游戏吧?英雄联盟?”
“在这边打得少了,打游戏还得带着鼠标键盘,很多时候过来都是临时通知,收拾收拾就赶紧出发,哪还想那么多。”说着,周琦拿出了手中的iPad,“最多就带个这玩意儿,最近一直在看《神盾局特工》,之前也不怎么看美剧,他们说能提高英语,后来就喜欢上了。当然还需要字幕,但能听懂的越来越多了。”
这时候室友奥努阿库房里传出一阵打闹嬉笑声,因为他在毒蛇待的时间更加稳定,索性就把家人也接了过来。“Joe Chee(周琦">,快出来出来 。”奥努阿库一边喊着周琦的“英文名”,一边敲门。周琦起身开门,只见这个6尺10寸的壮汉手上举着一对粉红色的充气拳套从门后冒了出来,“接招!”一边说,奥努阿库一边举起自己的“小粉拳”在周琦身上轻轻锤了几下。
说到底,他俩都只是96年出生的“大孩子”。而另一个年龄更小的火箭新秀,98年出生,被称为“小司机”的以赛亚- 哈腾斯坦因,同样跟周琦感情非常好。不管是训练还是热身,总会看见他俩“打情骂俏”,开玩笑、做鬼脸,训练的时候用奇怪的动作去干扰对方,还会嬉笑着互喷垃圾话“挑衅”彼此。
周琦和毒蛇队友、教练备战训练
“一开始他不太爱说话,但是在适应了一段时间后,他和队友的互动越来越频繁了 。”毒蛇主教练马特- 布雷瑟告诉我,“他的性格其实非常好,整天到处跟我们队员们开玩笑,很多球员都喜欢跟他待在一起,我们也喜欢他待在这,他是个有意思的孩子。”
而不管是奥努阿库也好,还是哈腾斯坦因也好,他们实际上都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都是火箭之前两年选中的二轮新秀,三个人都是内线,在火箭首发中锋被刚满24岁的卡佩拉独占的情况下,火箭很难同时留下他们三人。
“这种竞争关系,会影响你们的感情么?”
“这个不会吧,”周琦肯定地说,“在场上是场上,在场下是场下,这个在这边还是分得很清楚的,不管是训练还是比赛,大家都会全力以赴,就算有竞争,也是一种良性竞争,相互鼓励,相互激励。”
独自在陌生的环境和文化中闯荡,还得应付不同的挑战和挫折,一个才满22岁的大男孩总会需要感情寄托。
“在这边,你会孤单吗?”
他低头想了想,告诉记者:“还好,我从小就出来打球,从小就离开家了,不过这种环境还是第一次,对我来说,是一种人生经历。”
哪怕条件艰难,不是我懈怠的理由
毒蛇队球馆
去Statefarm球馆的Uber司机叫塞缪尔,一个土生土长的伊达尔戈人,寒暄过后,他问我为什么会来这。
我告诉他我此行的目的是为了一个叫周琦的中国大个子,他在这边打球。
“我不怎么认识,”塞缪尔告诉我,“这是个足球之城,90%以上都是西裔。所以吧……你理解的,我们并不是那么热衷篮球,我们生来就喜欢足球,不是橄榄球,而是足球,棒球可能排在第二,然后才是橄榄球……关心篮球的人少得可怜。”
少得有多可怜呢?
毒蛇季后赛的第一场,对阵同州死敌之一,独行侠的下属球队得州传奇,单场淘汰制。
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了母队的传统,相当于第一轮抢七的比赛,能容纳5500人的Statefarm球馆稀稀拉拉坐了不到1000人。
没有媒体席,更别说NBA的标配媒体室和媒体餐厅了。毒蛇的公关安沃见我找不到媒体座位,一挠头,直接安排我在技术台旁边就座。
这座有十五年历史的球馆,却显得像二十五年那般陈旧,甚至还有苍蝇在球馆里四处骚扰。球队的更衣室就在入口旁边,因为太过狭小,比赛之后也不会安排任何更衣室采访的环节。
比赛和NBA的差距如此之大,那平时训练呢?
于是我问周琦,“你在NBA和G League都适应了一段时间,你觉得在硬件上,两边有什么样的差别呢?“
“硬件,硬件最直接的就是训练的配套设施,不管是场地还是工作人员,还是能量补充、身体康复的设备。”
毒蛇队球员大巴
发展联盟和NBA条件的差别,按周琦自己的话说,是全方位的差距,不管是衣食住行,还是比赛训练:
衣,在火箭,刚刚获得联盟最佳装备经理的托尼- 尼拉会负责球员们所有装备的清洗和管理。不管是比赛还是训练,不管是主场还是客场,不管是球衣、球鞋、球袜,还是护具、毛巾和洗澡穿的拖鞋,他都会完美地帮球员们打点好。
而在发展联盟,每个球员都是自己的装备经理,公寓里配有全套洗衣机烘干机,让他们“自给自足”,或是“自生自灭”。
食,是周琦惦记最多的一个方面。“这边没有吃的,”说到这,周琦可是一脸委屈,“吃的得自己买,吃饭得自己考虑,不管是早餐、午餐还是晚餐。”
在火箭,球队不仅管饱,而且管好。掌勺的顶级大厨叫做雷诺德,大家都会尊称他一声“Chef Rey(主厨雷">”。Chef Rey的来头可不小,03年的时候,他在休斯敦开了一家名叫Nevele’s的餐厅,来的客户都是鼎鼎大名,碧昂丝,姚明都曾是他的顾客。Chef Rey最拿手的,在于把食品的美味和食材的营养完美地糅合在一起,这对长期要控制饮食的运动员来说,难能可贵。麦蒂入主休斯敦之后,陷入Chef Rey烹调的健康美味中不可自拔,索性一纸五年合约,把他据为己有成为自己的私人厨师。随着麦蒂离开、退役, Chef Rey在同城棒球队太空人转了一圈后顺理成章成为了火箭全职的掌勺大厨。不仅如此,火箭还给Chef Rey搭配了营养师,根据每名球员不同的需求和饮食习惯调整他们的菜单。
“周琦最爱吃的,是牛肉和意大利面。”Chef Rey告诉腾讯体育,牛肉饱含蛋白质,而意面则提供给周琦足够的碳水化合物,对需要增肌增加核心力量,训练消耗又极大的周琦来说,足够的蛋白质和碳水摄入自然格外重要。“他的胃口可大了”Chef Rey笑着说。
火箭给Chef Rey开的工资虽然不得而知,但赛季初CBA球队过来打季前赛的时候,吃的就是Chef Rey的大餐,全队一餐下来的花费超过3000美元。我开玩笑问周琦,“网上说你偷偷跑出去吃汉堡炸鸡,被教练训了,你知道这事么?”周琦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
住行的话,在休斯敦自然是住自己家,开自己的车,客场则有专机和球队大巴接送,住的一般是丽兹卡尔顿或者四季这个档次的五星级酒店。而在毒蛇,主场的时候就住公寓,出行均靠球队大巴或者自己打车。飞客场的时候,则是普通客运飞机的商务舱,住最普通的三星级快捷酒店。
“跟国内差不多吧,”周琦说,“球队买好票,晚上打完比赛,第二天得一早起来去机场赶飞机。”班机和专机不同之处,就是火箭客场之旅一般会连夜飞去下一个城市,球员们不仅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在飞机上休息,第二天还不用早起,能养足精神。客运飞机则得凌晨就起床,还得忍受狭窄的空间,“如果是背靠背的话,就会特别疲劳”。
周琦在力量房训练
而训练的话,首先硬件上就有不小的差距,训练团队更是相差甚远。在火箭有不同的训练师负责不同的训练任务,从力量到拉伸,从内线技巧,到外线投篮,都会有专人专项来指导,还会有专门的数据团队帮助教练组根据Zyphyr传感器追踪的球员身体各项数据制定和调整球员的训练计划……
而在G League,“可以说什么都没有,”周琦一笑而过,主教练马特- 布雷瑟甚至会在训练中扮演球童的角色,亲自给球员们喂球,“只有教练、录像、剪辑,再加上队医。”每次火箭下放毒蛇的球员出现伤病情况,火箭都会立马召回来接受治疗,一方面是火箭用心良苦,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两边软硬件上的巨大差距。
谈到这些差距,周琦话锋突然一转,“这东西,怎么说呢,我要做的是更多地专注在训练和比赛当中。不会因为这些跟NBA有差距,就怎么怎么样(给自己找理由)。”
我没资格提要求,我是来学习和提高的
周琦奋力封盖对手
“我做错了什么?”
在2009年之前,一旦你在新秀面前提到“发展联盟”这个词,他们会委屈地摆出一张问号脸。“当时这几个字在NBA的更衣室里几乎是禁忌。”曾今担任网队助理总经理 ,现在在ESPN任职的鲍比-马克斯在文章中提到,当时把球员送到发展联盟,几乎等同于变相惩罚,“特罗斯- 威廉姆斯当时因为违反了几项队规被放进了非激活名单,然后就被送到了发展联盟。”
但从 2009年起,“学习”和“提高”逐渐成为发展联盟的主旋律。到了去年夏天,它们用赞助商的名字替换掉了名字中“发展(Development)”,摇身一变成了 G League。但和若干年前所谓“惩罚”、“下放”相比,它却承担起了更多“发展”球员的重任。
就在2009,毒蛇把篮球运营完完全全交给了火箭,成为第一支唯一隶属于NBA球队的发展联盟队伍。在那之后,慢慢从一开始多达四支NBA球队共用一支发展联盟球队,发展成了26支,或是NBA球队唯一隶属(火箭、独行侠,活塞、凯尔特人),或是直接属于NBA球队(其余22支)。
毫无疑问,告别“自治”和“共享”模式,能让NBA球队更加放心大胆地投入。“这样更加注重年轻球员的培养了,就像冰球和棒球一样,把发展联盟变成了真正了小联盟,你不仅可以把年轻球员扔过来培养,也可以有机会观察落选或者海外的球员。”
可是问题依然存在, 培养球员不仅要消耗经费时间和精力,更重要的是会占据机会,而NBA球队对自己发展联盟的球员并没有合同上的束缚,再加上发展联盟和NBA薪资上的鸿沟,经常会出现费力培养的球员被其他NBA球队用10天短约或者底薪带走的情况。到了去年夏天,双向合同应运而生——既能让有一定潜能天赋的球员打双分工赚两份钱,又能给培养他们的NBA母队在合同上更多的主动权。
G League的不断进化给NBA带来的好处不仅仅是在球员培养方面——双向合同的存在能让NBA球队在阵容名单上更有灵活性,好应对赛季中可能出现的伤病和变动 ,比如勇士的奎因-库克;还能让伤愈归来的老将有更好的训练环境(不用破坏母队的训练节奏),比如托尼-帕克。
NBA有心把G League打造成自己的小联盟,人才库,关注度在增加,球员薪水也水涨船高,更多的天赋也愿意留在美国本土而非去海外淘金。
毒蛇队比赛精彩瞬间
“这个联盟的实力越来越好了,”毒蛇的主教练马特-布雷瑟告诉记者,“我们自己也好,对手也好,不是有NBA合同在身,就是曾经在NBA征战过的球员。”
“有些球员签的是G League合同,他们的目的是给一些球探留下深刻的印象,有些是年轻球员,职业生涯第一年或者第二年,来这让他们的篮球经历更丰富一点,还有双向合同,向周琦和奥努阿库这样有火箭全额合同的球员,他们来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学习和提高。”
“从天赋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高的联盟,而且这个联盟一直在发展,还差4支,就每支球队都有G League球队了,这会让这个联盟水平进一步提高。”
这个联盟的实力,现在到底怎样呢?
“NBA每个球员都是全球顶尖的球员,发展联盟更多是一些年轻球员,一些新秀。”周琦直言不讳,“跟NBA的差距更多是个人能力的差距,很直接的差距。”
但是横向跟其他联盟比较呢?比如周琦打过的CBA和国家队?这个联盟是强是弱?特点又有什么不一样?
周琦并没有直接点明强弱,只是委婉地表达了差距:“区别主要还是速度和强度吧,这种攻守转换的速度,这种比赛的强度,都是我之前很少打的,包括去年的夏季联赛,也是我第一次正是在这种氛围里打这种比赛。我需要不断地提高,不断地适应这种节奏,这种速度,这种强度。”
就是这个联盟的球员,去年组了一支球队,在美洲杯决赛逆转20分战胜阿根廷,获得2017年美洲杯冠军。“美国派出了他们国家第26队去赢得冠军,”姚明的评价毫不夸张。
也许是姚明在NBA的成功降低了球迷们心中中美篮球差距的期望值,也许是这个联盟的薪金并不能真实反应球员的实力和天赋,但G League和CBA的差距,不言而喻。
周琦在发展联盟暴扣
周琦很清楚这样的差距客观存在,“不管是在毒蛇,还是在火箭,我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因为这里是个陌生的环境,还有整体的篮球水平,也需要学习和提高。”
他也清楚在毒蛇的磨炼能让他更有机会在火箭立足,就像主教练告诉记者那样:“在这打球能够更好地帮助他提高,因为我们和火箭打的是一个体系,这里有很多年轻有天赋的球员,攻防速度快,这逼迫他提高自己的核心力量,他在这不仅需要跟上快速进攻的节奏,还需要让自己更加强壮。”
“火箭一直是一支非常完整的球队,年轻球员很难有太多上场时间。周琦如果是在一个进不了季后赛的球队打球,就能获得一定的上场时间。而在火箭- 毒蛇这个体系中,我们会依靠毒蛇来承担培养球员的任务。”毒蛇训练场馆的墙壁上,挂着历届从这里走出去的“知名校友”:卡佩拉、贝弗利、考文顿、CJ沃特森、迈克- 哈里斯……
我问周琦:“当你第一次知道自己要去发展联盟打球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当时有没有心理准备,会不会觉得让你去那打球是对你实力的一种不认可?”
“都差不多吧,”周琦停顿了一下,咬了咬嘴唇,眼神斜斜地盯着自己的左侧。离11月初第一次去毒蛇打球已经过去大半年,那一刻心情在回忆中已经模糊不清——也许会有点失落,有点不甘心,但并没有吃惊,“我在来之前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火箭需要周琦的外线火力
在这个火箭-毒蛇的体系中,周琦的定位大多数是作为空间型四号位,利用他的投射能力去为队友拉开空间。他能投三分,但是三分却不是他最好的武器。在G League 33.3%的三分命中率只能说是合格的大个子投手。空间型四号位和他在CBA和国家队所熟悉的打法并不一样,一月初在毒蛇的比赛,他加强了自己内线的进攻——挡拆顺下,中投,甚至突破暴扣。1月4日面对湖人下属球队的比赛中,他全场仅仅命中一记三分,但是13投10中,拿到了23分8个篮板外加2次封盖。
“你会在意自己的定位吗?”
“对我来说的话,我还没那么多要求,没有提要求的资格。”作为一个次轮新秀,周琦知道,要在这个顶级联赛中立足,他需要用实力和表现去为自己赢得提要求的资本,“每个教练有每个教练的战术,每个教练有每个教练的风格,在不同的情况下,去做好自己需要做的事,去做好自己的分内事。”
好也好,坏也好,我都是为了梦想
2017年10月4日,周琦火箭季前赛首秀
第一次见到周琦,是去年的五月初在丰田中心的训练馆入口。
刚刚率领新疆拿下第一个CBA冠军,在决赛中骨折的左手大拇指还没有好利索,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休斯敦进行特训。那天是火箭次轮作客圣安东尼奥前最后一次训练,在全队开练之前,还在倒时差的周琦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早训。
当时周琦还没有跟火箭正式签约,但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挑战模式”,对于一个当时才21岁的新秀来说,训练师最重要的挑战。
周琦备战训练
“他的训练计划是为他这种和别人完全不一样的类型量身定做的。”火箭的训练师,在新疆跟了周琦一年的吉米和记者聊起了周琦在训练上面临的挑战。“他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大个子,我们给他取名叫‘运动型混合体’,我更喜欢叫他‘中国独角兽(波尔津吉斯外号独角兽)’,因为他什么都能做一点,不管是运球,投篮,还是传球。他能打的像一个6尺4寸的小个子,也能打得像一个7尺2寸的巨人。”
也因为周琦“异于常人”的身体天赋,火箭给他安排的训练内容,会比一般球员更加复杂,火箭的训练一般安排在上午11点,而据火箭工作人员透露,周琦经常9点之前就会过来训练,三分投射,篮下技巧,尤其是基本功和核心力量。
“针对他的训练项目很多都是为了加强他的核心力量。”吉米更多负责球员在身体上的训练,而球员技术细节,则会交给老卢卡斯教练的球员发展团队。“之前他个子长得太快了,但是力量没有跟上,我们需要格外去加强他的核心力量……让他的身体成长起来,有足够的力量来适应NBA级别的比赛。”
除了训练,语言也是一道难关。
来自瑞士的卡佩拉在亲笔文中写过:“(来到美国)要去学习怎么跟人交流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很多时候,用英语去表达自己让我感觉非常不自然,因为我的英语水平并不那么好……在绝大多数时刻,我都闭口不说,我的心里总会有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但是我却害怕去开口,害怕自己听起来像个傻子。”
我问周琦,“你有没有遇到同样的情况?”
周琦抬头想了想,“国际球员,多少都会有一些吧。对于我来说,之前在国内的时候,听,就可以了。但是在这边的话,说,要比听更加困难一点。因为这种环境,这种语言的氛围,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挑战。”
“可能之前能够听懂,但是在这边,你在这种环境、这种文化里,就必须逼迫自己去说。”
逼迫自己去说,听上去容易做起来难,需要他走出自己的舒适区。从小就在外打球,周琦的英语底子并不算出色,他能做的,就是逼迫自己去说,哪怕说错。球队给他请的翻译,也只在赛季开始前陪了他一段时间,赛季开始之后,周琦再没有需要过翻译。除非是重要而且复杂的正事,比如说熟悉球队的规章制度,或者接受外媒采访,周琦才会找球队会中文的工作人员帮忙。而其他生活和篮球相关的交流,他都只能依赖自己。
周琦和火箭队教练、队友交流
一方面,他需要去学习篮球各种术语,才能理解教练的意图,NBA光光是掩护,就有几十个术语,再加上各种战术的代号,周琦不仅要听得懂,还得记得住,要记得住,还得会在场上去大声说——比赛中的交流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尤其是在防守端,用什么方法防挡拆,是ICE还是Show(延阻), 是否Switch(换防),什么时候换,周琦作为经常要防挡拆的大个子,需要及时做出判断,同时在极其吵闹的球场中和队友保持流畅的交流。
“大部分的战术他都能理解,有时候可能要教练比划或者画战术板,但他学得很快。”毒蛇的公关安沃告诉记者。
另一方面,他得跳出自己的舒适区,去和队友,和教练组,和工作人员去交流。他也确实是这么去尝试的,不管是在火箭还是在毒蛇。
“一开始有点拘谨,熟悉了之后他就越来越放得开,话也越来越多,还特别喜欢跟队友开玩笑。”安沃继续说。
毒蛇教练布雷瑟也夸赞了周琦在交流上做出的努力:“最开始的时候他不太适应,因为得飞过来,飞过去,再飞回来。后来他待在麦卡伦了,每天跟我们待在一起,一起去客场,一起训练,一起研究录像,和队友们的互动越来越频繁。他的性格也很好,喜欢和队友开玩笑。”
“更多地是去尝试,不管说的是对还是错,需要去找这种感觉。”对于不善言辞的周琦,让他用另一门语言去主动交流,去融入这个文化,会比训练和比赛更有挑战。
“毕竟不可能一直不说话,这样的话会让大家觉得你不合群。”一年下来,周琦不仅没让队友觉得他不合群,反而凭借自己在生日歌上的“造诣”,成为了球队领唱,也成为了球队的开心果。
“而我想尽量融入到这个社会,融入到这个文化,融入到这个国家里,”他说。
另一道难关,是去年11月被多次下放时往返两地的奔波。
“那段时间两边来回跑,对我来说相对比较困难一点。”那段奔波的日子,在周琦眼里,是来美国面对最大的挑战之一,他住在休斯敦南边的郊区,而乔治布什机场,则在休斯敦北边郊区,有差不多70公里的距离,再考虑路上 堵车和过安检的时间,周琦凌晨五点不到就得起床。
“每天早上得赶一大早的飞机飞到那边,然后上午还要训练,练完之后吃饭,下午晚上还有比赛。比赛结束之后,第二天又要一早的飞机赶回来,赶火箭上午的训练。”
周琦在发展联盟赛场拼搏
“那段时间确实比较折腾,大部分时间都耗在了路上。休息也好,还是自己能掌握的时间都不是特别好。”
虽说服从球队的安排,接受这样的挑战,但周琦心里还是有个小疙瘩:“其实我不介意待在这边,待在哪边都行,只要能稳定下来好好打球,好好训练。这样(两头跑)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了。”
但正是这重重挑战,让周琦在身体上更加强壮,在技术上更加娴熟,同时也在心智上更加成熟。
“这一年最大的收获,还是提高,不管是身体还是技术,还是在适应方面。我觉得自己每天都在进步,不管是训练,比赛,还是生活。包括去发展联盟,每天的生活状态都比之前更加适应、更加轻松。”
“如果留在国内,在任何方面你都会更加轻松,你之前告诉我,这一年对你来说是磨砺,那你觉得这一年的磨砺,值吗?”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周琦明显放慢了自己的语速,“要说不想,是不太现实的。确实是国内在任何方面都会轻松一些。而在这边,不管是生活,训练,还是比赛,几乎所有,都是另一种状态。”
“对于我自己来说,希望这段人生能够丰富我自己的经历……”说到这,周琦停了下来,仿佛这一年独自在外闯荡的孤独,身后上亿球迷的压力,不被人理解的委屈涌上心头。
“我觉得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经历吧。”
“不管我是好也好,不好也好,更多的是……就是……就是……”周琦的声音开始有点颤抖,涌上心头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压在他的胸口,卡在他的喉头。
“为了梦想。”
“为了梦想,去挑战,去突破自己。”
周琦心中有梦想
“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都希望自己能努力去坚持,去朝着这个目标竭尽全力。”

本文链接:http://www.178mb.com/zonghetiyu/565.html

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最新资讯